引导我走义路#4 他的油

 

亲爱的小羊们,你们现在是走在青草地上,还是安歇在溪水边呢?或是正经历着死荫的幽谷?
不管你的环境正在经历什么,最重要的是你要走在义路上
上一次我在《什么叫“偏行己路”?》里分享到,义路并不容易走,甚至要比偏行己路到那条路更难走。
但是我们仍然要选择跟随牧人走义路,因为只有那条路才是通往生命的道路,是永恒的道路,是他喜悦的道路。
那么牧人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带领他的羊走在义路上的呢?接下来我将分几期来分享这个主题。

上期回顾:引导我走义路#1 他的话 ;引导我走义路#2 他的杖引导我走义路#3 他的竿

今天我要分享的是“他的油”
/
大卫说:“你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福杯满溢”。
膏油最早是在会幕时代用来浇在大祭司的头上的,同时也会用在帐幕和器具上,用来将他们分别为圣,意思就是标记为圣洁,归属于Ta并归Ta所用。
后来我们看到,膏油也会用来膏立先知和君王,其实意义也是一样的,不管是祭司,是先知,还是君王,都是Ta设立并归Ta所用,他们都可以被称为受膏者。
所以我们看到,Ta的油膏在我们头上,首先是代表着一种主权的归属,而不同的主权归属决定了不同的地位。
今天在草原上的牧民通常会用两种方式来标记自己的羊,免得在外面和别人家的羊搞混。
一种方式就是给自己家的羊打耳洞并带上耳环,当然这个耳环通常是颜色比较明显的布,这样就很好识别。
我们看到在《出21》有记载,若奴隶为主人服完役,他可以选择离开主人自由的出去,如果他爱主人,不愿意自由出去,就可以到审判官那里,在门框上用锥子穿他的耳朵,他就可以永远服侍他的主人。
也就是这个人自愿做了一个记号,愿意永远属于他的主人。
今天草原上的牧民还有一种方式用来区分自己家的羊,那就是用染发的颜料给自己家的羊身上某个部位染上一种颜色。
我们也看到在舅舅拉班家服事的雅各也曾用过这种方式,他拿剥了皮的杨树、杏树、枫树的嫩枝,插在饮羊的水沟里和水槽里,让对着枝子配合的羊,就生下有纹的、有点的、有斑的来。
雅各把羊羔分出来,使拉班的羊与这有纹和黑色的羊相对,把自己的羊另放一处,不叫他和拉班的羊混杂。
那么今天我们的牧人用什么来标记我们为圣洁呢?Ta就是用Ta的灵。
Ta的灵膏在我们头上,首先意味着Ta的分别、拣选和呼召临到了我们。
Ta说,不是我们拣选了Ta,而是Ta拣选了我们。Ta还说,我们不属世界,乃是Ta从世界中拣选了我们。
我们要时刻提醒我们自己,我们是属Ta的,我们才能坚定不移的走在义路上。
同时我们还要相信,如果Ta呼召我们去做他的工,Ta一定会给我们够用的智慧、聪明、知识和能力,就如同Ta殿中的比撒列一样。
所以Ta的油也代表了Ta要给我们的恩赐和能力
今天里面有Ta灵的人,也一定会有从Ta而来的Gifts。
愿Ta用油膏你的头,让你也福杯满溢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